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24

莫哈末沙柏里(左3)在众人的陪同下,为“Let's Save Life”活动揭幕,左2为查哈里及右1为陈健财。
莫哈末沙柏里(左3)在众人的陪同下,为“Let’s Save Life”活动揭幕,左2为查哈里及右1为陈健财。

(槟城8日讯)配合2017年器官捐赠醒觉周,槟城医院主办与槟州圣约翰救伤队协办“Let’s Save Life”欢乐步行(Fun Walk)活动,获各族同胞逾400人出席参加。麦嘉敏父母麦俊华和陈渼欣及接受麦嘉敏心脏移植的李淑玲也到场支持。

槟城医院北马区器官征求队主席拿督查哈里医生周日出席上述活动时说,根据国家器官捐赠资料中心数据显示,1997年至2016年8月31日共有15万4031年龄介于21岁至30岁的年轻人登记为器官捐赠者,占器官捐赠者总数39.17%;而年龄介于31岁至40岁的则有8万5532人,占器官捐赠者总数21.75%。

他表示,截至今年7月31日,全国共有39万3221人民登记成为器官捐赠者,而槟州截至2016年8月31日为止,共有4万2270人注册为器官捐赠者,占器官捐赠者总数10.75%。

他指出,虽然器官捐赠者人数众多,但成功捐出的案例并不多,他举例在2015年有71人捐出器官、 2016年有39人捐出及截至今年9月30为共有17人捐出。然而,从1976年至2017年9月30日为止,成功捐赠器官和组织的捐献者只有619人。

“近年来成功捐献器官的捐赠者人数一直在下滑,或许是因为缺乏器官捐赠意识,因此还要继续加强公众对器官捐赠的意识。”他强调,这些成功捐献器官的捐赠者皆是在医院过世,医护人员及时将还可以运作的器官取出,有者是在家里过世,身边亲属可能不知死者是器官捐赠者,而失去了移植的机会。

- Advertisement -

他再次呼吁,当自己成为一名器官捐赠者后,必须告知身边的亲朋戚友,以便让医护人员及时将还在运作的器官取出,救活更多其他的生命。

槟州卫生局副主任莫哈末沙柏里代表主人拿督苏古玛致词时表示,从2000年开始至今,获得如此多位人民登记为器官捐赠者,这功劳有赖于当年卫生部部长在1999年12月所发起的器官捐赠卡,与非政府组织、工厂、各大学学院校方及私人公司合作,积极推动器官捐赠工作。

现场出席者尚有槟州医务人员陈健财等。

邀器捐者家属分享心路历程

上述活动除了举办欢乐行外,也邀请器官捐赠者家属前来分享心路历程,好让公众更深入了解器官捐赠的意义,当中也包括早前接受麦嘉敏心脏移植的李淑玲及麦俊华夫妇。

麦俊华夫妇(左起)、李淑玲及添玛噶瓦苏夫妇向媒体展示捐赠器官证书及器官捐赠卡。
麦俊华夫妇(左起)、李淑玲及添玛噶瓦苏夫妇向媒体展示捐赠器官证书及器官捐赠卡。

一名印裔父亲添玛噶瓦苏表示,儿子琪然阿拉苏(IT学生,20岁)在2016年11月因一场意外而去世,当时医生告知他儿子存活几率低,询问是否要捐赠器官?但,当时他未曾接触任何器官捐赠活动,一度困扰不知是否应该捐出。

不过,最后他选择捐出儿子的器官,让他遗爱在人间。岂料,在捐赠儿子器官后,身边亲友开始议论,认为他不应该这么做。在众说纷纭下,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决定。

“在前几天,突然接到医院的来信,告知我孩子在捐出组织、骨头及心瓣后,救活了许多人,包括怀孕中的母亲、小孩或车祸者,当下感悟原来作出这决定是对的。”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在了解器官捐赠的意义与详情后,他和妻子S.玛拉毅然决定成为器官捐赠者。他提及,本身拥有5名孩子,包括2名在8年前所领养的,而逝世的是亲生大儿子。“或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上天虽然夺走我孩子的性命,不过也让我领养了2名孩子。”

另外一对夫妇杨华兴及邱继娇接受访问时表示,儿子杨福龙在四年前因突发心脏病而离世,在院方的要求下,决定捐赠出儿子的器官与组织。

邱继娇说,虽然身边有亲属已是器官捐赠者,但儿子生前不曾登记为器官捐赠者,不过在她的决定下,让儿子成功捐赠出眼角膜及脚筋,遗爱人间。她提及,本身拥有1女2男,惟2名儿子已离世。

责任编辑:吉怕